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文化週報新聞

徐自強與劉曉波的練習題

2017-07-16

◎鴻鴻

時代塑造了電影,電影也以影像回應著時代。有些電影生逢其時,遂成為時代的鮮明標記。甫獲得台北電影節社會公義獎的《徐自強的練習題》,就是這樣的一部電影。

徐自強由於被控合謀綁票殺人,在沒有直接證據下被判處死刑。經歷十六年羈押、二十年纏訟,在眾多民間NGO的聲援及媒體的報導之下,成為冤獄平反的指標性案件,終於在二○一六年十月無罪定讞。《徐自強的練習題》便是記錄這一過程。對於過往台灣檢警刑求取供、司法界有罪推定、官官相護的結構性問題,有清楚的揭露與探源,更是對人權的一次重新思考。

和先前類似議題的紀錄片迥然不同的是,導演紀岳君採取了相當個人的切入角度,從一個接案拍片、對當事人充滿疑慮的局外人,帶領同樣茫然無知的觀眾一路抽絲剝繭,深入核心。推理過程不像福爾摩斯那麼瀟灑,反而在透過卷宗與動畫重建現場的過程中,不斷陷入迷霧。徐自強的二十年青春浪擲、婚姻破碎,還背上了難以全然擺脫的污名。我們更了解正因真相可能永遠無法釐清,所以無罪推定的原則,才能夠避免冤錯。紀岳君還將自己的五年婚姻歷程放進影片頭尾做為對照,雖然與主線缺乏有力連結,卻突兀地暴露出人生的不確定,以及這道課題必須繼續學習。

人權信仰推動政治改革

影片最讓人動容的,是眾多聲援團體的律師及年輕志工們奮鬥的身影與熱切的目光,凸顯台灣的社會與政治改革,從來不是出於執政者的良知,而是建立在越來越多人對人權的信仰與無私的爭取上面。民間力量如何推動政府自我革新?向前滾動?這裡提供了一個鮮明的案例。《徐自強的練習題》獲得公民團體頒發社會公義獎的前夕,保外就醫卻仍限制重重的劉曉波傳來死訊,恰可見出兩岸民主進程的強烈對比。

中國司法界也有冤案平反的指標案例。二○一三年,已服刑十年的張高平和張輝被撤銷有罪判決,並以二一一萬人民幣創下中國有史以來最高的冤獄賠償金額。但同時,中國每年判決死刑並立即執行的案件仍近萬起,差不多是世界其他國家死刑案件總和的五倍。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顯示,二○一六年甚至有上百宗死刑案資料,從中國國家線上法院資料庫消失。劉曉波的猝逝,提醒了我們,有多少政治犯、維權律師仍被黑牢漫漫無期地關押,不審不決;還有許多人像劉霞一樣,被軟禁、被限制住居與對外聯繫;而整個中國更是一個越來越緊縮言論自由的牢籠。

在現實中沒有任何連結的徐自強與劉曉波,兩宗性質全然不同的案件,卻被時代的浪潮推到一起,成為兩岸人權議題的交叉點。黑暗的司法不論是做為自身利益的擋箭牌、或是政治的打手,都應該成為過去。《徐自強的練習題》讓我看得淚眼模糊,卻更清楚台灣的路該往哪個方向走。(劇場導演)

鴻鴻

鴻鴻

《徐自強的練習題》講述徐自強十六年的冤獄人生。
(穀得提供)

《徐自強的練習題》講述徐自強十六年的冤獄人生。 (穀得提供)

相關關鍵字:
劉曉波 徐自強 鴻鴻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熱門新聞

文化週報 ‧ 本日最多瀏覽

校服我最正 | 事件

... more

    玩轉一「夏」轉出好運氣!

  • 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