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政治新聞

星期專論》走過戒嚴的黑暗時代

2017-07-16

◎盧世祥

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蔣經國總統宣布解除戒嚴令。在此之前,台灣實施戒嚴達三十八年又五十六天,是近代史上一項極不光彩的世界紀錄。如今解嚴滿三十年,檢討戒嚴時代的種種,回顧這段台灣所曾經歷的黑暗時代,不禁使人更為珍惜如今的自由民主。

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日宣布實施的戒嚴令,主要包括︰(一)封鎖全台灣港口,只開放基隆、高雄、馬公,但基、高兩個港市實施宵禁;(二)嚴禁聚眾集會、罷工、罷課及遊行請願、散布謠言、攜帶武器,民眾居家外出都須攜帶身分證備查,否則一律拘捕;(三)擾亂治安的行為一律處死︰造謠惑眾、聚眾暴動、擾亂金融、搶劫財物、罷工罷市、鼓動學潮、破壞交通通信、放火決水、私自持有槍彈。

戒嚴令由台灣省主席兼警備總司令陳誠署名公告,凸顯了戒嚴即軍事統治的本質。刊登這一「嚴字第一號」戒嚴令的《台灣新生報》,發行人李友邦是「抗日」國民黨台籍要員,後來慘遭黨國當局槍決。當天,《台灣新生報》發行兩大張(八頁),零售一份台幣四千元,訂閱每月十萬元,反映了「光復」後受中國傳入的惡性通貨膨脹拖累,台灣物價飆、幣值薄慘狀。

黨禁報禁母語禁 無所不禁

戒嚴令公布後一星期,警總進一步發布相關戒嚴規定,不但嚴禁罷工、罷課、罷市等行為,也訂辦法查禁報紙雜誌書籍,軍事統治具體化。數月後,中華民國中央政府「轉進」台灣,「動員戡亂」體制下的「懲治叛亂條例」、「檢肅匪諜條例」籠罩,平民百姓言行動輒被打成「叛亂」,遭軍法審判,以「二條一」唯一死刑處置。戒嚴、懲治叛亂、檢肅匪諜三者並用,剝奪了公民言論、組黨、辦報、出入國境等自由和權利,台灣從此進入「白色恐怖」時代。

戒嚴所持理由是防止共產思想及活動,但受影響的不僅異議人士,政治錯、冤、假案層出不窮,全民也深受其害。白色恐怖之所以恐怖,因其無所不在,有形、無形,黨禁、報禁、母語禁、黑名單、髮禁、舞禁…無所不禁,人民動輒得咎。

戒嚴的惡行罄竹難書,禁書最惡名昭彰。獨派、左翼作品一概嚴格查禁,「有問題」的也不見容,禁書理由千百種:吳濁流《無花果》寫了二二八事件,「歪曲事實,挑撥民族感情,散播分離意識,攻訐醜化政府」;郭良蕙《心鎖》描寫性愛、亂倫,被指為「黃色小說」;李喬《藍彩霞的春天》寫一對姊妹花窮困被迫賣身悲慘故事,「妨害善良風俗」;施明正《島上愛與死》序文把台灣形容為一座監獄,涉嫌叛亂。

查禁黨外雜誌 罪名任意編

查禁「黨外雜誌」更常見,警總直搗印刷廠、公路攔截、書報攤查扣,罪名任意編,「涉嫌叛亂」、「違反出版法」不一而足。《自由中國》因殷海光執筆社論〈大江東流擋不住〉,負責人雷震等「涉嫌叛亂」被捕,雜誌停刊,最是顯例。官方統計顯示,查禁最嚴的一九六九年,查扣了四百二十三萬件「不良出版品」;外國圖書報章進口也難逃監控,撕頁、塗黑、禁售,手段盡出。

禁歌最惹反感 燒肉粽不准唱

禁歌最惹反感。據一九七三年「出版法」,禁歌有十幾個理由,「違反國策、為匪宣傳、時代反應錯誤」的要禁,「詞意頹喪、內容荒誕、意境誨淫」的不准唱,「文詞粗鄙、幽怨哀傷、文理不通」的也不可以。由於羅織甚廣,反映基層生活的〈收酒矸〉、〈補破網〉、〈燒肉粽〉遭禁,〈望你早歸〉、〈黃昏的故鄉〉、〈媽媽請你也保重〉不准唱。鄧麗君唱紅的〈月亮代表我的心〉、〈何日君再來〉、〈夜上海〉都曾是禁歌;姚蘇蓉〈今天不回家〉是「靡靡之音」,改為〈今天要回家〉才得過關。一九七五年,新聞局審查四千多首歌曲,五、六百首遭禁。歌曲被禁,唱片、錄音(影)帶一併遭殃。

讀的、唱的、聽的要控制,看的也不得自由傳播;電影檢查寧緊毋鬆,嚴重的禁演,動刀修剪家常便飯。一九六五年有四百四十五部上映劇情片,三分之一遭修剪。電影檢查還有一招,即強加「片尾字幕」,不讓壞人善終,「教歹囡仔大細」。電影「我倆沒有明天」(Bonnie and Clyde),描寫美國一九三○年代雌雄大盜,由華倫比提與費唐娜薇兩大明星主演,大幅修剪之外,被迫改片名「浴血太陽下」;「教父」主人翁也遭「片尾字幕」送進監獄,以示「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戒嚴不得人心,長期戒嚴尤難自圓其說。隨著民主潮流興盛,黨國當局掌控力衰,戒嚴氣燄減弱,以致一九八○年代初的內政部長林洋港曾以「戒嚴只實施百分之三」強辯。前此的「美麗島軍法大審」,蔣經國仍把黨外人士黃信介等「叛亂犯」移送軍法,但受國際壓力採公開審理。台灣人民隨後在選舉中,以選票還黨外人士公道,凸顯了在強大的民主潮流中,戒嚴已強弩之末,最終不得不解除。

戒嚴洗腦餘毒 台灣仍非正常國家

然而,戒嚴的傷害極大,後患無窮,以致解嚴三十年了,台灣仍不是正常國家社會。一方面,戒嚴時代全民慘遭洗腦,以致有人頭殼壞去,至今昏睡不醒,對黨國種種,猶迷戀緬懷。另一方面,已有充分自由的政黨和媒體,整體而言,也尚未能無負公眾付託,在公共領域為大局善盡其責。這或許是紀念解嚴三十年,台灣最應改變的要務。

(作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

戒嚴令公布後,平民百姓言行動輒被打成「叛亂」,遭軍法審判,以「二條一」唯一死刑處置。台灣從此進入「白色恐怖」時代。(情境照,電影《超級大國民》,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戒嚴令公布後,平民百姓言行動輒被打成「叛亂」,遭軍法審判,以「二條一」唯一死刑處置。台灣從此進入「白色恐怖」時代。(情境照,電影《超級大國民》,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星期專論 盧世祥

星期專論 盧世祥

相關關鍵字:
戒嚴時期 禁歌 解嚴30週年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熱門新聞

政治 ‧ 本日最多瀏覽

天天吃好料 | 事件

... more

    甚麼事可以讓你如此難以決定

  • 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