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副刊新聞

【食光走廊】難忘米粉湯

2017-08-12

@李月治

媽媽不識字,卻非常敬重讀書人,在那貧困的年代,她努力栽培我和弟弟兩個最小的兒女讀書,也對我們寄予厚望。無數個夜晚,媽媽在昏黃的燈光下陪伴著我們讀書,有時讀書累了困了,忍不住沉沉睡去,醒來時,媽媽已端上香噴噴的消夜—米粉湯,那是我們學生時代深夜食堂的專屬美味,米粉湯裡沒有加入太多配料,農家純米做的手工米粉,自家種的青菜、蔥,奢侈點再在湯裡面加些白天從溪邊撿拾來的蛤蠣,就是一道簡單實在,滋味鮮美的料理。

雖然環境貧困,但我們還是充滿幸福感,因為我們享有豐富的母愛。只是媽媽仍逃脫不了貧賤夫妻百事哀的悲劇,從我懂事起,爸媽的感情就不好,動輒吵架甚至打架,有時候爸媽吵架,媽媽會負氣離家回到山那邊的娘家去,我和弟弟便會跋山涉水去舅舅家把媽媽找回來,其實,若我們沒有去找媽媽,過一兩天媽媽也會自己回來,因為她終究放不下我們。

有一天傍晚放學回家,像以往一樣朝廚房喊聲:「媽媽,我回來了。」這是每天回家習慣性的第一件事,但是沒有媽媽的回應,沒有看到媽媽像往常一樣穿著圍裙從廚房迎出來。走進廚房,冷灶冷鍋,地上一片狼藉,那是吵架後留下的殘局,爸爸在屋外悶著頭抽菸,我們猜爸媽吵架後,母親負氣離家回舅舅家去了。飢腸轆轆的姊弟倆面對空蕩蕩的廚房想著,要是媽媽在多好啊!嘆口氣,我對弟弟說,我們來煮米粉湯吧!姊弟倆開始生火做飯,蒜頭下鍋爆香後,在鍋裡加入水,待水滾後,把米粉、青菜統統放進湯裡,再簡單放入一點鹽巴調味,滾個幾分鐘就可以起鍋了。等揭開鍋蓋,才發現米粉湯幾乎變成炒米粉了,卻又不像炒米粉,而青菜太早下鍋,又煮得太爛了。原來我和弟弟都不曉得米粉會吸水,煮米粉湯應該多加點水,少放點米粉才對,結果湯汁都被米粉吸走了,變成一道不像米粉湯又不像炒米粉的料理,在沒有母親的日子裡,年幼的我們做出一道難忘的失敗的暗黑料理。

那個微涼的黃昏,姊弟倆坐在屋外的石頭上默默吃著米粉湯,遙望著山那一邊,思念著媽媽。

相關關鍵字:
心靈捕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熱門新聞

副刊 ‧ 本日最多瀏覽

台北世大運 | 事件

... more

天天吃好料 | 事件

... more

    玩轉一「夏」轉出好運氣!

  • 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