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副刊新聞

尹玲/花神如歌

2017-08-13

◎尹玲 圖◎顏寧儀

一百七十七條大大小小的運河,宛轉蜿蜒在你眼前;四百五十五道形形色色的人行橋,在河上各自展現各自的姿態;一百二十三所造型特殊的教堂,一間一間在蔚藍晴空下,莊嚴屹立;一百一十八座閒逸島嶼,在水與水之間散發不同風采;數不盡的貢多拉,在船夫悠揚的歌聲中,傾訴最熾熱的深情;這片如夢似幻的水都,就如此延伸它若假還真的威尼斯魅力。

誘人的威尼斯,唯有這座讓拿破崙忍不住讚歎為「全歐洲最華麗客廳」的「廣場」,才能被稱為「廣場」(piazza),其他的呢,就只得委屈地在遠遠的另一邊,被叫做campo(「小」廣場)。

閃著悅目VERONA粉紅大理石的精緻建築,愉悅地亮在夏日午後豔陽下,姿態雅逸,完美、端莊、整齊、壯觀,飄蕩著半矜持半慵懶的特殊威尼斯味道,吸引全球不分國籍種族、不分年齡膚色、不分身分職業的遊客:知名或未知名的藝術家、文學家、政治家、宗教家、富商巨賈、花花公子、旅行家或流浪者,都特地來此朝聖,遠離世俗汽機車與塵埃的喧囂侵襲,也許為了什麼,也許不為什麼,在這座華美至極的聖馬可廣場上,享受一日或數日、一月或數年的閒逸,悠悠地任由威尼斯撩起藝術與詩意的鄉愁,創作出更動人的藝術、文學與音樂,更感人的戲劇與電影,不朽地流傳世上人間。

流金異鄉,青春鄉愁

1720年12月29日,在這座美麗的廣場上,新政官邸那優雅的長長長長拱廊下,Floriano Francesconi開了一家至今仍是最著名最華麗最特別的咖啡館,最初取名 「威尼斯凱旋咖啡」(Venezia Trionfante);但不久之後,大家都較喜歡叫成caffè Florian,以主人的名字換去「凱旋」,在聲音上不但好聽多了,還增加不少親切和親近感,在意義上當然比「凱旋」更豐富和深遠;從此這間「花神」成為威尼斯最著名的咖啡館,同時也是18世紀「奢華」和「考究」最具代表的象徵。很快地,威尼斯的名流顯貴都來此度其優閒時光,整個義大利和歐洲多少知名人士也都如此,並成為所有遊客都必定前來朝聖之經典咖啡館;的確,請問有誰能夠抗拒豪華富麗的「外貌」、華貴雅緻的「內在」,以及誘人的香醇濃郁巧克力和各式美味的糕餅輕食?

在壯觀華美的聖馬可廣場上,在九十六公尺高聳巧緻的鐘樓旁邊,坐在「花神」咖啡館正門前的露天座位上,優閒地向東方望過去,聖馬可大教堂正閃爍著它獨特的魅力,尤其是在黃昏時,斜陽的光輝映襯得一片金碧輝煌,流瀉在廣場上,在每一位路過的人臉上身上,在瀟灑自在坐在咖啡館座位上的客人神態上,一面欣賞美景,啜飲特香咖啡,一面聆聽樂隊正演奏動人的樂曲,世間的快樂滿足莫過於此。每天上午十一時開始,「花神」的正門前拱廊下,一定會有一組樂隊為你演奏各類的世界名曲:鋼琴、手風琴、小提琴、大提琴、豎笛、低音提琴和薩克斯風巧妙地將你自少男少女時期至今曾經聽過,熟到不能再熟的各首樂曲的每個音符,不間斷地把那青春的「鄉愁」,以精湛的技巧,讓你在這華麗的異鄉咀嚼這千絲萬縷至最透澈的境地。他們每兩、三小時就換另一組,直至夕陽西下,動聽的音樂飄揚空中迴蕩,醉入流晃盪漾的水中。夜涼如水。

名流出沒,六廳格局

在這座全是「行人」的水都,也是唯一必須全程「步行」的城市,風雅迷人的「花神」是當時「唯一」接納女性賓客的咖啡館;而且,進入1800年之後,「花神」開始通宵營業,成為那時所有「夜遊神」、「夜貓子」都一定會想到的最理想、最美好又最「潮」的地方,同時也是上流社會人士最著名的「約會」場所,並化身為一文學、藝術「勝地」,是多少大文豪、大詩人、大畫家、政商顯要、總督、將軍、使節都不會錯過且不肯錯過的浪漫相聚美點。為威尼斯及其「花神」傾倒著迷的名人裡,我們可以看到於1743至1744居住於此的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1778)、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1749-1832)、巴爾札克(Honoré de Balzac,1799-1850)、狄更斯(Charles John Huffam Dickens,1812-1870)、回法國Giverny定居之前就住於此處的莫內(Claude Monet,1840-1926)、詹姆斯(Henry James,1843-1916)、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1871-1922)、湯瑪斯.曼(Thomas Mann,1875-1955)……

在威尼斯出生的名人,除了我們熟悉的馬可波羅(Marco Polo,1254-1324)和大音樂家韋瓦第(Antonio Lucio Vivaldi,1678-1741)之外,當然不能忘掉18世紀著名的大情聖、極富傳奇色彩的冒險家、作家、浪子卡薩諾瓦(Giacomo Casanova,1725-1798),「花神」就是這位「風流才子」不斷流連其間的最佳「凱旋」咖啡館,獵尋女色、征服「戰利品」。

當你被「花神」外貌吸引住,走向它,進入室內,你才真正見識到這咖啡廳的富麗與華貴。

六個絕美的廳堂以內部各異的裝飾內容做了最巧妙完美的格局,精緻華麗的彩繪玻璃呈現最細膩的畫面:名人廳:畫家卡利尼(Giulio Carlini,1826-1887)以他的彩筆勾勒出威尼斯十大名人的最佳特寫肖像,其中有大家最熟悉的馬可波羅、還有高多尼(Carlo Goldoni,1701-1793)、第田(Titien,1490-1576)、巴拉迪由(Andrea Palladio,1508-1580)等;參議院廳:以畫筆勾繪藝術與科學的象徵,呈現人類進步與文明的樣貌;東方廳與中國廳的靈感都來自遠東,因所繪的裝飾品來源而得此廳名;自由廳:於20世紀初才增加的,故擁有1900年代風格的特美拱頂;四季廳:彩繪代表四季的女性,廳內豎掛的均是最名貴最亮麗的明鏡。

置身於此六廳中的任何一廳,你都可以盡情享受滿眼的藝術精品:燙金鑲銀的畫框、名貴的畫作、雕塑品、雕像、亮得耀眼的鏡廳;啜飲最美滋味的義大利咖啡、加入些許Grand Marnier的濃郁熱巧克力,品嘗各形各色的輕食糕點,或喝一杯雞尾酒,聆聽悅耳的動人音樂;服務生禮貌周到無微不至的殷勤,你若能以彼此都熟悉的語言與他們交流溝通、聊天抬槓,更能增加你對義大利、威尼斯和「花神」或其他話題的種種不同認識。

花樣年華,但憑追憶

服務人員的制服特別好看,即使氣溫攝氏三十六度至三十八度,他們仍然穿著畢挺白色制服、客氣溫柔地與你交談,回答你所提的任何問題,態度誠懇、有耐心,遠遠超出你想像的美好。

氛圍是特別的義大利,特別的威尼斯,尤其是特別的「花神」。你常會在下午四點左右到此,較容易要到你想要的座位,它在廳內,但就在大門前拱廊下樂隊的正對面,你不但可以欣賞悅耳的音樂,也可以同時很清楚地欣賞整個樂隊每一位演奏者於演出時的各種表情動作。有一位拉小提琴的男士,每天都在下午四點至六點多之間,一臉落寞,演奏你自小至今常聽的熟悉動人曲子;尤其,每當Tango或快華爾滋響起,你腦海裡浮現的,是當年在西貢與朋友們跳舞的花樣年華,那種詩意浪漫夢幻,在後來的飄泊歲月裡,再也無法尋著,只能追憶。

你會在他那張落寞神情的臉上看到你自己。他高身兆的身材,雙腿特長,非常專注地拉出每一首樂曲的關鍵音符,敲醒你數十年來隱藏密封的所有青春回憶。他旁邊拉大提琴的演奏者發現你每日下午都在對面凝視他們,或微笑或哀愁,特地於中間休息時過來和你聊天。

大部分你會待到傍晚七、八點時,但偶爾會留在咖啡座上,直到華燈初上、整個聖馬可廣場在暮色中特別亮麗起來;或至更晚一些,十一點樂隊休息、人潮減少、觀光客雜音隱去,你甚至還可以聽到岸邊浪潮聲有節奏地隱隱傳來,增加幾分深夜裡的浪漫味道,尤其幾次月圓之夜。●

圖◎顏寧儀

圖◎顏寧儀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熱門新聞

副刊 ‧ 本日最多瀏覽

台大潑酸案 | 事件

... more

中共19大 | 事件

... more

天天吃好料 | 事件

... more

    甚麼事可以讓你如此難以決定

  • 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