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副刊新聞

陳淑瑤/水溫

2017-10-11

◎陳淑瑤 圖◎michun

為了世大運的游泳賽,他們拋了據說六千塊大冰磚進入河道,期使降溫。記者實地測試,水溫高達三十二度。

都已經8月快底了,天氣依然炎熱,假使不預先儲備沐浴用水,上午10點半以後到中午這段時間,自來水比體溫還高,雖然沒有像女記者拿溫度計測量,但皮膚的反應是馬上逃開。

沖個涼,已經不是這麼回事了!若只是沖掉汗水,還能忍受幾秒鐘的熱水澆身,但是洗臉萬萬不可,還是先接盆水慢慢等它放涼。

某時尚人自稱為了讓皮膚緊緻,她都用加冰塊的水來洗臉。夏天這麼做還說得過去,冬天豈不自我虐待,透過嚴厲刺激的鞭策達到一種緊繃的狀態,究竟能維持多久,我也很好奇。那麼,用熱水洗臉,必然導致皮膚鬆弛滿臉皺紋?學生時代一起租屋分攤水電瓦斯費的同學,日後悵悵然地說要跟我們道歉,那時候她用了大家很多瓦斯來洗熱水澡,連洗臉也用熱水,以致二十多歲就長了魚尾紋,姊姊出國旅行帶回來送她的禮物就只是眼霜。我笑說不會吧?你只是比較愛笑!

到底她所謂的熱水有多熱已經無法考據,應該只是舒適宜人的溫度,微溫的水殺傷力不至於那麼強吧!兩害相權取其及時行樂,近慮優先於遠憂,誰不想用溫水洗臉,在手腳冰冷的冬夜。

此時熱浪襲人有感而發,寒冬需用溫水洗臉沒那麼感同身受,但是台北冬天水之冷冽老是給我這樣一個印象,那就是每次冬天回到澎湖,水龍頭下的手撫摸到溫軟水流,不會畏縮。

或許是某天早晨――才8月7日――不小心聽到「今天立秋」的新聞,忽然覺得天涼了,雖然這期間仍然是九個太陽,並且經歷了一次叫苦連天的全台大停電,但從肌膚之親的水體中隱約察覺天涼了。

換句話說,夏日最幸福的是免費的太陽能自來熱水,正午熱滾滾,到了近黃昏時呈鬆弛狀態的溫水,遲暮的溫柔,疲憊而舒坦。原本晚間6、7點還可以從水龍頭右邊藍色冷水區得到供應,立秋後悄悄提早結束,洗澡尚可,洗頭得使用熱水器了。有如一場太陽雨,這樣的天然溫水無法儲存備用,雙重悵然,必須仰賴熱水器施捨溫泉暖流的日子已探出頭來了。

冬日南部溫暖乃理所當然,夏日居然還是烈焰湖海的水善體人意。正值世大運的8月下旬我在澎湖,發覺這裡的水跟台北比起來是所謂的冬暖夏涼,日正當中,自來水溫和可親,絕對可以洗臉,日落後秋暖的水溫可持續到入睡前帶入夢鄉,彷彿常溫。兩地的差別在於一個是置於高處的水盆,一個是地下的水井,烈日灼身的2017我才恍然明白這麼簡單的一件事。●

圖◎michun

圖◎michun

相關關鍵字:
自由副刊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熱門新聞

副刊 ‧ 本日最多瀏覽

台大潑酸案 | 事件

... more

中共19大 | 事件

... more

天天吃好料 | 事件

... more

    甚麼事可以讓你如此難以決定

  • 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