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副刊新聞

吳明倫/鹹狗

2017-10-11

◎吳明倫

我跟學長都是在丟棄了心中重要的東西之後,若無其事地繼續洗著鍋碗,刷著馬桶,假裝沒事繼續過著平淡的生活的人。後來,我們把畢生積蓄都搭上,合伙開了這間酒吧。這裡原本是在賣豆花的,僅四坪大,吧台就占了一半面積。只有七個背對馬路的座位。除了新的落地窗,擺設其實跟原本的豆花店很相似。若是來了比較高大的客人,我們就盡量不讓他坐正中間的位子,以避免放在室內、會發出好聽滋滋聲的復古小霓虹燈被撞到。小霓虹燈是藍色的,只簡單寫了一個「Bar」字。

那天就是那種,高大的客人堅持要坐在正中間位子,並且無可救藥地撞上霓虹燈的日子。她唉唷唷地叫了一聲,又繼續喝她的Salty Dog,玻璃杯杯緣的鹽巴缺了一角。

接下來的她每週三晚上九點報到,仍堅持中間的座位,漸漸不會撞到燈了。每次點的都是Salty Dog。Salty Dog,鹹狗,是一種很簡單的雞尾酒:杯口沾鹽,加入冰塊,伏特加與葡萄柚汁以1:3比例倒入杯中。杯口的鹽突出葡萄柚汁的酸甜與苦。

豆花店(前)老闆也記得這位鹹狗客人,那時鹹狗客人還是粉圓豆花客人。我心想,是什麼樣的人生際遇讓她在品味上有了如此大的轉變呢?(最大的轉變是我們造成的,我也知道啊,我只是無聊想想。)

學長發現新大陸般拿出手機上豆花店的舊照,又指著我們的酒單:「你看酒單上Salty Dog在正中央,粉圓豆花以前也是在菜單的正中央!」原來是個不偏不倚的正妹君子,從此我們將那個位子設為她的保留席。●

相關關鍵字:
自由副刊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熱門新聞

副刊 ‧ 本日最多瀏覽

天天吃好料 | 事件

... more

    聖誕禮物自己戳

  • 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