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副刊新聞

【王丹專欄】雅斯培斯大談轉型正義

2018-12-05

◎王丹

卡爾‧雅思培斯(Karl Jaspers)是德國著名的哲學家,基督教存在主義的代表人物。他是漢娜‧鄂蘭一生的摯友,也同漢娜‧鄂蘭一樣,在「二戰」後致力於討論戰爭罪責的問題。這樣的討論放到今天,可以看做是圍繞轉型正義進行的思辨,具有現實意義。

「二戰」後不久,很多德國的知識分子開始深刻反省本民族對人類造成的傷害,以及如何彌補這樣的傷害,雅思培思就是其中一個。為此,他曾經發表了一篇著名的演講〈罪責論〉。這篇演說,可以說奠定了戰後德國處理戰爭責任的方針,具有現實的指導功能;同時,做為一種哲學思考,也可以為後來的同類問題提供參考。

在這篇演講中,他將「戰爭的罪」區分為四個等級:第一個是「刑事上的罪」,也就是違反國際法的戰爭行為。紐倫堡大審和東京大審,都是以此為對象所開設的國際軍事法庭。第二個等級,是「政治上的罪」,可以用「責任」這個詞語來代換。第三個等級是「道德上的罪」:自己在能夠幫助別人的時候,沒有提供幫助;應該是反對的時候,沒有提出反對。第四個等級是「形而上的罪」。舉例來說,從集中營中生還的猶太人,都懷抱著某種罪惡感,「為什麼我在這裡,而不是那裡?」這種事,大多數的旁人都不會責怪他們,所以雅斯培稱之為「形而上的罪」。

雅思培思的這段論事提供給我們更深入的思考路徑,尤其是「形而上的罪」的部分。在今天的轉型正義中,大家都在致力尋找當年人權迫害的主使者和執行者。這當然是無庸置疑,必須去做的事情。那些「首惡」理應承擔「刑事上的罪」。但是,在一片轉型正義的呼聲中,一個社會有多少人願意主動承擔「形而上的罪」,然後自我反省,從自我做起,來進行社會改造呢?有多少人會問問自己,當初白色恐怖或者紅色恐怖的時候,「為什麼我在這裡,而不是那裡」呢?

我提出這個問題,並不是要苛責所有經歷過人權迫害時期的每個人,而是希望大家注意到轉型正義中,每一個公民自我反省的重要意義。因為,如果這是追究當事人的「形式上的罪」,那只是產出了罪惡的代表,但是並沒有觸動罪惡的土壤。俗話說,有什麼樣的國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當一個社會曾經淪落的時候,除了當權者之外,我們每一個人,難道沒有責任嗎?

如果在轉型正義的過程中,大家都不反省自己,都希望在歷史過去以後蒙混過關,其結果是什麼?就是整個民族缺乏深刻的反省,就是舊有的迫害人權的力量,過去的保守派們,也許會暫時隱匿起來,但是導致災難的毒素還會深深地扎根在社會的肌理之中。

不從每一個人出發,從文化上,心理上,道德上去檢討自我,威權保守的土壤就會依舊存在。當某種特殊的歷史氣候發生的時候,這樣的土壤就可以培育出曾經帶來災難的果實。大批的保守力量因為全民族自我反省的匱乏而潛伏著,他們會在適當的時機重新出現,把曾經有的進步,一口氣全部奪回。這在現代化的過程中,在很多發展中國家都曾經出現過。在台灣前不久的地方選舉中,我們也看到了類似現象。到這樣的時刻,大家才會驚呼:原來,保守勢力還是如此的龐大。

但是,我們應當問的是:為什麼民主化了這麼多年之後,保守勢力還是如此強大?我認為,答案之一,就在雅思培思關於轉型正義的論述之中。●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相關新聞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熱門新聞

副刊 ‧ 本日最多瀏覽

天天吃好料 | 事件

... more

謠言終結站 | 事件

... more

司法話題 | 事件

... more

    下載APP 好運天天抽

  • 圖